simplicity is prerequisite for reliability

夺命陷阱!--让美军飞行员吓破胆的伊拉克空防

tags tags

1991年以来,在各种媒体的大肆渲染下,海湾战争给人的印象总是一边倒的:联军空中力量占据绝对的优势,伊拉克空防部队毫无还手之力。但是,有一群人并不这么认为,在他们眼中,伊拉克军队依然是狡猾的敌人,一旦掉以轻心,你就会落入虎口--他们正是美国空军的精英部队,驾驶F-15E“攻击鹰”冲锋在第一线的飞行员。

海湾战争中,一架美军F-15战斗机正停在机场上待命

例如,在很多人眼中,伊拉克空军的战斗机在海湾战争中没有任何表演的机会。实际上,在战争打响的第一夜,美军呼号为“火鸟”的F-15E小队就曾经与伊拉克空军的MIG-29交手过。F-15E飞行员阿拉·加拉就清楚记得第一次任务中与伊拉克空军MIG-29遭遇的经过:

我们转向南面并且开始脱离目标。因为之前我们在队尾进入攻击,所以我们现在作为队头率先脱离目标。看着机窗外高射炮火升起,现在每个人都知道战争开始了。一号机在雷达上面发现了一架敌机,接着我便把雷达调向他发现目标的方向。过了不久,我也锁定了目标。随着目标靠近,我们确定这是一架敌机。于是一号机便发射了一枚响尾蛇导弹,但却没有命中目标。

现在敌机从我们的右边飞过。二话不说,我手下的飞行员理查把战机拉高右转。这个猛烈动作导致了‘G力过载’的警报声响起了,当警报声结束,比起敌机方位来说,我更担心我们会不小心撞到地上去。之前,我都在关注雷达垂直方位屏幕以及水平方位屏幕,现在我切换到HUD视角。我能明显的看见理查在干什么--他不声不响地在追击敌机。理查逼近到敌机后面,但是他不敢发射导弹--他并不知道一号机位置,并且他听不到响尾蛇的锁定提示音。我们追击到响尾蛇导弹的最短发射距离,然后便脱离了攻击位置。

F-15E的后座武器官可以通过实时的电视画面看到前方飞行员的操作情况

我们配合得不够默契,这太糟糕了。因为我能清晰的听见响尾蛇的锁定提示音--记得之前他调低响尾蛇的音量。如果他当时问我一句‘锁定了吗’,我肯定回答‘锁定了’,然后他肯定就把那枚响尾蛇打出去了。并且,其实当时的距离已经能让我们使用机炮开火了,但是我依然纠结着‘不要撞到地上’。如果说这26年服役生涯我有什么想重新做一次的话,我只想在当时喊一句‘使用机炮!’如果我喊出来了,他肯定用机炮开火了,然后我们绝对把这架米格干下来了。但是我们没有这么干,什么都没打下来。这是我们唯一一次能亲手打下米格机的机会。

与此同时,另外一支参与第一夜空袭的“攻击鹰”编队同样错失了击落敌机的机会。当时,一架MIG-29还没接近美军编队,就在远方炸成一团火球--战争结束后,美军通过调查才知道这架MIG-29被他僚机误射的导弹击落了。同时,F-15E“赛维”小队还错过了另外一次追击MIG-29的机会。只见一架MIG-29悠悠哉哉地晃进了“赛维”小队前方,出现在一架F-15E的红外吊舱显示屏中,但该机火控官却认为这是一架海军的F-14“雄猫”,不想把这个“自己人”打下来,等到恍然大悟后已经追悔莫及。

美国海军的F-14舰载机,在模糊的红外影响中的确很难区分F-14和MIG-29的特征

这通常由长机飞行员来决定。但不少家伙都说‘如果看见了米格机我们就要淡定处事,依靠雷达绕过他并且通知预警机找人来拦截这些家伙’。我们不要加入战斗,如果敌机紧追不舍我们就放弃任务不要加入战斗--因为还有F-15C在场,我们没必要加入到战斗中去。

也有激进一点的长机‘如果我们看见米格机我们会尝试绕过他们,如果被他们发现了,我们便爬升干掉他们,然后再飞向目标轰炸’。当然还有更加激进的‘我不在乎他们看不看得见我们,如果他们胆敢挡路,猎杀他们,击落他们’。在战争开始的几个星期,我的部队一般是采取绕开敌机的办法,但是我们的高层也尊重我们的战术抉择。在随后的日子里面,我们采取更加主动的战术,也就是说我们飞向目标区的时候就干掉那些米格机的话,返航的时候就不会被它们缠住。

与伊拉克空军那羸弱的战机编队相对比的,是让人感到恐惧的伊拉克地面防空火力。在开战前,每个伊拉克目标都被SA-2导弹发射阵地包围着,虽然之前已经做过非常成功的“野鼬鼠”压制任务,但是有好几个发射阵地在战争结束时依然保持战斗力。攻击鹰飞行员时常能在告警器上发现遭到伊拉克雷达开机扫描,甚至一些雷达被毁的伊拉克防空阵地会把导弹当成无诱导对空火箭弹往天上打!虽然这些直来直去的“飞行电线杆”看起来没有多少威胁,但万一不幸被击中,任何一架飞机肯定会是机毁人亡的结局。

越南战争中,一架被北越SA-2击落的F-4鬼怪战斗机,可以看见SA-2导弹在其机身下方炸开了一个巨大

同时不能掉以轻心的还有伊拉克防空部队的高炮,虽然联军已经施展了电子干扰,压制伊拉克军队的火控雷达,但是诸如石勒喀河这样的苏制自行防空炮都有一定的抗干扰能力,对于低空飞行员的联军飞机构成了一定威胁。在1月18日空袭巴士拉炼油厂的任务中,美军的第4战术战斗机联队就经历了非常凶猛的地面火力射击,根据参加这次任务的“T鸟”小队队员艾尔·盖尔描述:

从巴士拉炼油厂回来的组员们都觉得这是战争开始以来最危险的任务之一。战争刚打响时,伊拉克军队已经把他们的高射炮阵地和弹药准备好了。这次的任务是在夜间从低空依兰提恩吊舱的红外景象,以及地形跟踪雷达来侵入目标。在那些日子里,飞行员靠这套系统来手动飞行,不像今天系统结合飞行员的手动操作以及自动驾驶的辅助来进行飞行。那时候飞行员需要手动来保持航向速度,而这需要非常丰富的经验。

位于巴士拉的伊拉克炼油厂,这里对于很多F-15E飞行员来说是噩梦之地

携带着MK82炸弹的‘T鸟’小队打算使用低空甩投战术。可以去询问下任何在夜里做过这个动作的飞行员或者武器官,他们都会告诉你依靠地形雷达低空甩投这个动作非常危险,就算是在练习的时候也一样。你首先从超低空开始,拉起你的机头以便投放炸弹,炸弹扔出去以后你要向着目标做一个筋斗动作,同时重新降低到低空。在夜里做这个动作的话要完全依靠仪器,机窗外并没有地面给你参考。机头的红外摄像头能在HUD上显示出黑白画面,但是并不能给到你真实的距离感。你需要全神贯注的处理你的高度、仰角和倾角。如果你错失了哪怕一点点地形雷达的提示,那你反应过来之前就会撞到地里。

任务成功后,返航的攻击鹰机组纷纷表示:伊拉克军队的防空炮火足以照亮漆黑的夜空,甚至用肉眼也能辨别出低空飞行的美军飞机。他们感觉就像在防空炮火所筑成的水道中前行,很多机组都担心伊拉克人能直接通过曳光弹的亮光瞄准自己,而这种担心也不是没理由的--汤马斯·科里兹少校和唐尼·贺兰少校共同驾驶的F-15E(编号88-1689)没有返回基地。有参战的机组看见他们驾驶的F-15E在投弹后撞到了地上,炸成了一团火球,这是首架在伊拉克防空火力面前损失的攻击鹰。

在攻击巴士拉炼油厂行动中阵亡的两名F-15飞行员:汤马斯·F·科里兹少校以及唐尼·R·贺兰少校

两天之后,攻击鹰部队再损一将--大卫·艾伯利上校和汤马斯·E·格里斯少校驾驶编号为88-1692的F-15E攻击鹰,在攻击固定的飞毛腿导弹发射架时,遭到伊拉克军队SA-2导弹袭击,飞机被击落,机上两人成功跳伞逃生。

被伊拉克军队老旧的SA-2导弹击落的88-1692号F-15E攻击鹰

攻击鹰部队与伊拉克空防部队的交手,给予了美军飞行员不少的启示。他们意识到自身武器虽然先进,但是伊拉克军队的武器也不是烧火棍。一旦联军飞行员对敌人掉以轻心、粗心大意,伊拉克人都能抓住机会,并且给这些马大哈反手一击--无论武器多么先进,使用者也要保持高度警惕,否则趁虚而入的敌人将会获得致命的机会!

印度从英国购买了“尊严”级轻型航母的“大力神”号就已经进入印度海军服役,并被更名为“维克兰特”号。印度也成为亚洲地区第一个装备航母的国家。以 中国“辽宁”舰入役开始算,印度领先 中国51年。但是印度购买第一艘航母,就是彻底被大英帝国忽悠了。其装备的“海鹰”舰载战斗轰炸机,采用的是离心式喷气发动机设计,早就走进了技术死胡同。因此在维克兰特加入印度海军之前,英国早已经全部淘汰了该型战机。

印度购买这艘航母可以说下了血本,但实际战略价值有限,性价比低。在前两次印巴战争中,印度的“维克兰特”号航母要么因为技术原因缺阵,要么作战半径根本达不到要求。而在第三次印巴战争中,表面上“维克兰特”号航母封锁了东巴基斯坦(今孟加拉国)的吉达港,但“维克兰特”号实际任务是封锁巴基斯坦的海上交通线,但由于动力设备再次出现问题,只能前往东巴基斯坦。而且印度海军由于严重缺乏护航舰艇,根本不敢将“维克兰特”号派往东巴基斯坦。

印度首艘航母的价值,被严重高估。印度所谓的航母以及舰载机使用经验,其实乏善可陈。“维克兰特”号的出勤率、航母舰载机的出动率,不要说达到美英国家水平,就连印度海军的需求都达不到。之后,印度又将“维克兰特”号进行改装,装备了最新的短距/垂直起降舰载机“海鹞”。当时印度总共购买了30架“海鹞”战机,除了装备“维克兰特”号,还装备了印度从英国购买的另一艘航母“维拉特”号上。

从舰载机的水平上看,当时的“海鹞”是很高的。而印度海军航母有了新舰载机,水平又如何呢?首先印度原有的可怜的蒸汽弹射飞行经验基本上不适用了,之后印度海军舰载机飞行员训练要到英国才能完成。其次是飞行安全极差。印度购买的海鹞总共才有30架,到了后来有18架坠毁,平均每年都要摔1架飞机,损失率高达60%。而英国海军海鹞战机在马岛海战中总共的损失率才有2.3%。不知道印度引以为傲的航母使用经验到底是什么,难道就是告诉世界,海鹞是一款不适合航母使用的舰载机?从“维克兰特”号到“维拉特”号,只能证明印度购买了航空母舰,但还远没有达到用好航空母舰的程度。

夺命陷阱!--让美军飞行员吓破胆的伊拉克空防